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如何与独角兽同台竞技?
2017/11/02 14:31:06
>
<
人工智能是近十年来最大的风口,风口之大甚至成为国家战略。社会事件酝酿出的“风口”引来无数英雄竞折腰。一批“独角兽”应运而生,两年时间就崛起的“独角兽”使厚积薄发的历史经验变得模糊不清,“独角兽”已不再有时间涵义,一时AI江湖人潮如织。但在风口中与兽共舞潜藏巨大风险:被飓风掀翻或被独角兽碾压,能乘风直上九重天的企业屈指可数。 如何在人工智能的风口与独角兽同台竞技并幸存?这条“华容道”,一家叫“小白世纪”(Xiaobaishiji)的公司巧战过关。 商汤科技(SenseTime)是人工智能领域的一只独角兽。这家诞生于2014年底的公司最初依托香港中文大学汤晓欧(Xiaoou Tang)教授的媒体实验室,其构建的深度学习超深网络深达1208层,(层级越多难度越大精度越高),而同期Google是22层,Microsoft是152层;其原创算法积累多达57项,领先于同期麻省理工大学(MIT)51项,伯克利大学(Berkeley)33项,牛津大学(Oxford)45项;其在世界计算机视觉三大顶级会议CVPR、ICCV、ECCV发表论文总数84篇,仅次于微软的124篇,领先Google的52篇,最近该公司完成4.1亿美元B轮融资,估值超过15亿美元,跻身“独角兽”阵营,成为一只庞然大物。然而就是这样一只“独角兽”却被另一家诞生于中国顶尖学府清华大学的“初生牛犊”一一“小白世纪”作为对标企业紧紧盯住,而此时,小白世纪才仅完成PreA轮千万级人民币融资,仅有一篇论文进入CVPR。量级如此悬殊的两家视觉AI公司同处中国顶级科技园一一清华科技园,一明一暗,“独角兽”与“牛犊”暗中较量。最近爆出这两家公司同时出现在中国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展示中心的颁奖领奖台,共同摘取了中国科技部主办的“中国创新先锋20强”奖项,该奖项从全球筛选优秀项目,包含了来自美国,英国、以色列等国家的优秀项目,小白世纪以勇于探索创新,提供高效低成本改编视频内容工具的姿态获得加冕。 作为初创企业,小白世纪何以敢挑战独角兽,又何以与独角兽共享殊荣全身而进? 仔细考察两家公司的落地业务,小白世纪以视频搜索技术创新为基础,做最友好的广告为切入点;商汤科技以专注于计算机视觉和深度学习原创技术为基础,提供安防,人脸识别、广告等多领域多维度服务,两家公司的技术基础都是计算机视觉和深度学习技术,但在体量和科学家数量上有着巨大的悬殊,小白世纪得以脱颖而出,以小身躯与“独角兽”跻身同一个领奖台,共享殊荣,小白世纪创始人杜强博士(Qiang Du)介绍了五点经验: 首先是要与行业巨头积极合作,以甘为人做嫁衣的姿态寻找业务切入点。现在社会的共识是人工智能将改造未来社会,但是如何把技术落地产生切实社会效益却是历史进程的关键点。通常,技术型公司自身生长出不偏不倚的业务是很难的,需要和行业进行业务合作,AI行业尤其如是。作为一个风口里的初创企业,虽然有风(中国道家所说的势),但风也有可能让人迷失方向,因此要主动寻找行业巨头(一般行业巨头对市场需求大方向不会有太大偏差),以为人做嫁衣的姿态寻求合作。小白世纪通过与中国影视数据知名上市公司“艺恩”(Entgroup)展开合作,深入了解到影视行业的一些痛点,完成了科技转化,赋能产业的第一关:厘清需求。并在此基础上完成赋能产业的第二关:准确定义产品。使产品的迭代更新顺着正确的方向不断推进。 其次是验证利基市场(主体市场周边的许多小市场),实时调整切入方向。与第一点并行的是验证利基市场。通常,在一些新兴领域的主体市场周边存在一些利基市场,这些市场初期都不显眼,但是到主体市场发展的中后期,这些利基市场有可能成为新的主体市场,或者诞生出体量或现金流非常优质的隐形冠军。明智的创业者初期不会和巨头拼抢主体市场,而是千方百计寻找利基市场,然后反复审视这个市场是不是真实的市场,是不是足够大,有些什么限制条件和壁垒,反复进行论证。小白世纪正是在和行业巨头合作过程中发现视频处理的一些利基市场。比如有一家影视公司拍的电视剧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主角爆出绯闻,必须更换,可是拍摄几近杀青,资金投入巨大。影视公司很着急。得知这个消息,小白世纪迅速化解了制片方的难题,通过技术手段高效换掉这个主角的脸。为投资方节省了大量成本。经过调查,这样的市场需求还有很大,而目前视觉人工智能公司在这个领域才刚刚开始耕耘。数据、算法和场景是人工智能发展的三要素,我们在很多场合都被人问到数据来源,之所以选择视频广告这个切入点,视频内容本身就是数据,这些资源都是公开的,且并不必须依赖用户行为数据就能挖掘出数据进行使用。用户行为数据本身就是稀缺的资源,也是巨头们的镇山之宝,很难低成本获得。小白世纪当初没有从安防、自动驾驶领域切入,现在看来这两个领域超级巨头已经入场,已现红海的竞争态势。因此,作为初创企业,小白世纪的视频广告方向决断是较有远见和定力的。当然战略抉择还有更复杂的因素,不赘述。 再次是验证需求后,结合其他领域的技术,嫁接技术,形成有技术壁垒的更优解决方案。目前AI视频识别应用在广告领域有商汤科技在做,另一家融资一亿美金的公司Face++ 也在做,但是他们的广告只是在场景维度上提高了精准,形式仍然是主动Push广告,这样仍然对用户观影产生一些困扰。小白世纪一方面加大研发投入,技术顾问黄高博士的论文《Densely Connected Convolutional Networks》(《密集连接的卷积网络》)勇摘全球视觉AI顶级学术会议CVPR的2017最佳论文桂冠,小白世纪以此搭建出当前最先进的视频识别网络结构,有效提升视频识别精度和速度。 黄高博士CVPR最佳论文《Densely Connected Convolutional Networks》 另一方面通过技术嫁接完成技术转化产业赋能。通常,新技术诞生后,技术与业务之间的衔接并不是天然吻合,就像拿着技术的锤子找业务的钉子一样,要么锤子太大,要么钉子太小,硬砸会伤着手。锤子和钉子基本不会天然吻合,解决办法要么打磨锤子适合钉子,要么重新寻找钉子,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可取的办法就是在锤子和钉子之间寻找个支架,使整个流程合理自然。这种嫁接往往是艰难而有效的,但需要工程师们撸起袖子,走得深,敢走宽,沉得下,不断钻研新技术才能获得领先于同行的穿透力。小白世纪引入以视频技术“像素追踪”(Pixel Tracking)、超像素追踪(Superpixel Tracking)、运动追踪(Motion Tracking)等技术,自动分析和捕捉视频局部动态影像,率先实现视频局部原生植入(Video In),开辟AI技术下的原生视频植入广告的新形式,从而完成科技转化,赋能产业的第三关:工程实现。竞争对手的人工智能技术的产品定义和工程实现只是在广告投放点上做到精确,在投放的形式上尚未开展更多的研究。从媒介形态上看,文字,图片,声音过去都可以以极低成本改编(植入),但是改编视频内容的技术尚未飞入寻常百姓家,如果说美图秀秀之前是让傻瓜都可以美化图片,那么小白世纪是让傻瓜都可以美化和改编视频局部内容,这是对媒介表现力的一次巨大的拓展和提升,小白世纪机器自动原生广告植入,提升了用户的观影体验和广告植入效率,并逐步形成一套有技术壁垒的解决方案,建立起自己的局部竞争优势,这也是小白世纪此次获奖的重要原因。技术嫁接的衡量标准是该技术必须要能提升解决方案的质量和竞争力,不能为技术而技术,不能为建立竞争壁垒而壁垒。 第四是把握节奏,量体裁衣。什么是最好的战术?俗话说最适合的才是最好的,这一点在初创企业身上同样适用。技术嫁接要注意的一个问题就是把握好节奏,要量体裁衣。同样在清华科技园,有一家从国外知名学府回来做自然语言处理NLP (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 的海归团队,他们在天使轮融资完成后紧盯科技前沿,决定研发芯片以实现业务需求,然而公司之前并没有做硬件的人才。做芯片固然能提升他们产品竞争力,但是在天使轮极为有限的资金下,能不能一步跨那么远?需不需要一步夸那么远?这个决策缺乏更多有力依据,目前这家公司前景非常不妙。找不清适合自身的战略战术也是融资市场逐步成熟以来创业者们最容易犯的错误之一,小白世纪每一次融资都做对了现阶段该完成的事情,这也是重要的原因之一。 第五是寻求有产业背景孵化器的支持合作。帮助小白世纪孵化的是安创空间(Arm Accelerator),这家公司隶属于ARM(世界最大的手机处理器公司,占全球手机处理器90%的市场份额),背后投资人是阿里巴巴的早期投资人日本软银(SoftBank)孙正义(Masayoshi Son)先生。ARM孵化器的负责人蒋长洪(Changhong Jiang)说:小白世纪组建了一个优秀的团队,我们看好小白世纪的创新和筹划能力,我们的使命就是让创业者在中国创业与硅谷创业没有区别。ARM孵化器为小白世纪带来不一样的全球视野,使小白世纪能够站在全球产业更大的视野寻找适合AI初创企业的发展路径。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与独角兽竞技,小白世纪以独有方式迈步世界的颁奖台。